首页 > 动漫资讯 > 正文

《毒战》:杜琪峰拍内地警匪一样有“趣味”

来源:自贡I网 发布时间:2020-05-22 03:40:34

《毒战》品质鉴定:★★★★

老杜讲故事最纯粹紧凑的一次

杜琪峰那些偏执的POSE,到《毒战》已几乎消失

  品质鉴定:★★★★

  我们从没看到一部国内的结局会如此对待内地公安。这种意外就叫惊喜。如果影片停留在古天乐被铐住脚后无力地挣扎那里结束,惊喜感会更强。

  《复仇》看得出杜氏风格到了瓶颈。《夺命金》显然在求变,他让风格服务于叙事。《毒战》看起来不那么“杜琪峰”,是导演刻意收敛过往风格的结果。

毒战 杜琪峰导演25年枪战经典回顾   [相关]孙红雷缺席《毒战》首映..|毒战 先导预告片..

  《毒战》好看,好看在银河剧作团队的商业类型片写作能力。

  把同一时间不同空间的戏剪在一起,增加画面信息、扣人心弦。

  老杜讲故事最纯粹紧凑的一次

  《毒战》是杜琪峰讲故事讲得最单纯,也最紧凑的一次。这几乎与他从前的风格大相径庭。整部电影以极其大量的分镜头提升着叙事的节奏,没有提供让你停下来欣赏他个人风格的时刻。

  全片以一个悬念开始:古天乐开着车东歪西倒地撞进一家饭店。他是谁?他为什么要这样做?他后来怎样了?

  观众刚被吊起了瘾,影片转头随即抛出了孙红雷卧底缉毒这条动作线。然后迅速将孙与古两条线合一,展开了更为戏剧性和更为激烈的叙事步骤。这种紧张感在影片中段,孙红雷扮演“哈哈哥”那里达到第一个高峰,并在被迫吸毒和冰水解毒那里掀起双重高潮。之后,更是一直延续着这种高频率的悬念,包括火爆的枪战场面,人物的背叛与再背叛造成的意外,卧底游戏斗智的紧张,直到让人意想不到的大高潮。

  紧凑,好看,应该是这部电影给人留下的第一个印象。

  银河映像创作组对内地场景和人物状态、语言特点都不是那么有把握,所以影片的前半部分几乎都在用暴风骤雨式的叙事和悬念来让观众转移对环境、对人物的投入或挑剔。而当香港七人组出现的时候,明显感觉出编导回到了他们熟悉的地盘。人物状态放松了,闲来之笔也有了,银河式的越紧张越黑色幽默的氛围也出现了。一部内地公安片如何融入银河映像自己的特点,应该是主创想得最多的。比如哈哈哥这个人物,就是很港式的卡通黑社会。而这种融入也有很成功的点,比如大小二聋———几乎从未在内地看到如此骁勇的匪徒。另外,当然就是最后令人吃惊的大枪战。

  意外,应该是《毒战》给内地观众留下的第二个印象。几乎可以肯定,我们从没看到一部国内电影的结局会如此对待内地公安。这种意外就叫惊喜。另一个惊喜是来自于古天乐扮演的毒贩,他从一开始看似唯唯诺诺,到后面精心策划大胆逆袭,直至最后一幕的死刑。这个角色展现出顽强到令人恐惧的生存意志,有一种为活下去忍耐一切抹杀一切的决心,完全体现了“毒”这个字,可以说是年度最佳反派的候选。

  《毒战》整个故事宿命、黑色的感觉,对应着电影的蓝调外景、低调内景的视觉图谱,也与写实化的镜头拍摄与剪辑相得益彰。所以,如果影片停留在古天乐被铐住脚后无力地挣扎那里结束,这种惊喜感会更强,这意味着内地也有空间拍出像《非常突然》或《神探》这样不妥协的电影。希望这一天不会太远。

  杜琪峰、韦家辉的这次合作,不但给内地警匪片树立了一个标杆,丰富了这个本该多产却因为种种原因少人问津的题材,还在审查领域摆上了几块石头,让后面的人可以摸着它过河。

  ●云中

  还是一部很“银河”趣味的电影

  《毒战》是一部“银河(映像)感”大于“杜琪峰感”的电影。即使它的内地版片头并未出现银河映像的logo。

  从《枪火》、《P T U》到《放·逐》,杜琪峰的黑帮警匪片好看,杜琪峰拍的枪战场面好看,除了剧作上的力量,还因其导演手法上的张扬。高光对比、动静结合、多人站位……由此在观众心中留下的感性印象,就是冷、黑、m an与浪漫之类。而4年前的《复仇》,已经看得出这种杜氏风格到了瓶颈。

  之后杜琪峰再没拍过枪战戏。直到《毒战》。

  《夺命金》显然是杜琪峰的求变之作,他不再重复自我、不再满足于挥洒技艺,而是让自己的风格服务于叙事。《毒战》与此一脉相承。它看起来不那么“杜琪峰”,是导演刻意收敛(或曰“沉淀”)过往风格的结果。

  《毒战》好看,好看在银河剧作团队的商业类型片写作能力。古天乐是真配合还是假配合?这个悬念一直牢牢地抓住观众,直到最后令人瞠目结舌。剧情推进环环相扣,两场抓捕戏迅速把观众带入剧情;古天乐答应戴罪立功后,孙红雷一家吃两面的戏码更是娱乐性极高。这段会让人想起《碟中谍4》也不意外———我不认为这是抄袭,一来这种桥段并非《碟中谍4》首创,二来韦家辉向来可以在借鉴后把原桥段更进一步,比如孙红雷的毒发。

  这场戏也体现了《毒战》好看的另一原因:对平行剪辑的大量使用———把同一时间不同空间的戏剪在一起,从而增加画面信息、扣人心弦。孙红雷毒发后,黄奕先是让古天乐蹲下,之后其他队 员 冲 进来又把古天乐按到桌子上,在救助孙红雷的过程中,不断地有人让古天乐站起、蹲下,这其实(并无必要)只是为了增加这场戏的紧张感。之后监视大聋小聋、渔港抓捕和工厂夜袭、七人帮入局,都是如此。这让《毒战》在视听效果上也紧紧抓住观众。

  有人说《毒战》的画面像D V,有人说《毒战》的城市景观太“土”———内地陌生的工作环境必然带来不便与局限,比如摄影和布光。但这种纪实感和本土感,其实跟影片的题材是不是很贴切呢?这也是银河映像的智慧,就像结尾枪战和大聋小聋那条线的穿插———我们都知道古天乐不可以逃脱,但他偏偏逃脱了,怎么让他停下来呢?编剧的处理既照顾了内地的审查,又带出了命运的荒谬感。这结局仿如15年前《非常突然》结尾的浮现,你说,这是不是“银河”趣味?●how ie

  技术控

  看图侃门道

  杜琪峰那些偏执的POSE,到《毒战》已几乎消失

  杜琪峰电影里的人物爱摆P ose,路人皆知。目测这一招来源于他的偶像,另一位P ose大王:黑泽明。多人酷帅站位是杜琪峰导演标志性的风格之一,用专业的术语说,就是精准的多人场面调度。

  很多人首先蹦入脑中的就是这个画面:《P T U》中这酷炫五人组的神秘走位。导演用区域分明的灯光,明暗对比强烈的阴影,把香港变成了一个黑色电影氛围的大舞台。五个人的身影错落有致,既能体现团队配合之默契,又展现敌不动我不动、敌一动我乱动的杀机。

  其实回溯到《枪火》,商场的枪战已经开始展现杜氏站位的精华。敌我两方用两根柱子隔开,每个人眼睛看的方向都不一样,虽然是静态的场面,却酝酿着一触即发的危机。

  不过也有观众会怀疑,吴镇宇毫无掩护的做法无异于找死?让我们接着看。

  如果说不找掩体的吴镇宇很“不科学”,那《放逐》中四人枪战团体没有一人找掩护的做法,就有点让人哑口无言了。不过对于杜琪峰而言,最关键的是强调枪战气氛与镜头造型之美,要的就是这种潇洒自如的意境、处变不惊的情怀,你爱接受不接受。

  多人站位也不一定都在凹造型。《黑社会》中乐少拿到了龙头棍,这个场景的调度在剧情上有三个暗示:一,夺棍小团体正式形成;二,众人目光都射向他和龙头棍(权力中心);三,人群线条形成三角形,尖角就是乐少,而乐少身后处于阴影的古天乐正是要取代乐少的人物。

  当杜琪峰在同一个镜头中调度多人站位时,往往也是剧情冲突发展到高潮的时候。比如《铁三角》中,这个画面里足足有11个人,错落站开,代表了四方不同的势力冲突。不过,这还不算最多人的。

  在《柔道龙虎榜》的酒吧场景里,一共设计了五方力量的交叉矛盾,非常有趣。画面里四张桌子加一个站着的古天乐。所有人物都有目的有层次地在镜头里出现,毫无遮挡(连背景服务员都不例外)。光是设计这些人的座位,就已经够让人头疼了吧?这样类似有些偏执的场面设计方式,在华语影坛里是绝无仅有的。

  不过,在近几年的杜琪峰电影里,虽然也会出现这样的“站位”,但已经大幅收敛。无论是《神探》还是《夺命金》,多人场面调度只出现在最关键的时候,《毒战》更是一切为讲故事服务,炫技式的站位镜头几乎消失。● 云中